热门搜索:东营幼儿园 东营小学 东营初中 东营高中 东营小升初 东营中考 东营高考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东营小升初 >> 内容

给孩子温和而坚定的正面管教

时间:2015-8-10 12:30:35 点击:

正面管教是针对成人的性格教育,教大人如何健康有效地对待孩子,核心理念是不惩罚、不骄纵,温和与坚定并行。

    “正面管教”体系基于“个体心理学”理论,40年前由简·尼尔森、琳·洛特等教育专家创建于美国。40年来,成千上万的家长从“正面管教课堂”学到了易学实用的方法,解决了孩子睡觉吃饭、作业家务、与家长对抗、轻易放弃等挑战,并且找到了引导孩子自信、自律、拥有强大内心力量的成长途径。

    发生在我和7岁女儿甄小美之间的这个故事,真实地记录了我们之间的泪水与欢笑。

    耐心越来越少 火气越来越大

    晚饭前,甄小美在家里练琴:跟着CD的速度和节奏,在电子钢琴上跟弹《我是国王》。这首曲子只有12个音,但就在第三句的三个音上,甄小美总是落后于CD。我们说好“再弹6遍,一定能弹好”。

    6遍过后,甄小美仍然落后于CD。我请她再弹3遍,她说“好”,但仍然太慢。我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,手里拿着CD机遥控器,一下走到客厅暂停、回放,一下又走到她的卧室、盯着她弹。来来回回走了十几遍,她也来来回回弹了十几遍。可还是跟不上!

    我的耐心越来越少,火气越来越大。她一弹错,我就厉声说:“再来!”她又弹错,我又呵斥:“再来!”

    与此同时,我的脑子里不断浮现出我在正面管教家长课堂上,与家长们分享的各种“孩子弹琴”的挑战故事。我能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,就是一个典型的“大脑盖子”打开的家长。更让我抓狂的是,我还能听到自己在课堂上安慰教导那些家长的声音:“那这时候,孩子的感觉是什么?害怕?恐惧?压抑?委屈?”我更能听见“丛林”活动里,孩子的声音:“我是个孩子,我需要爱,需要归属感。”

    可是,我的身体完全被怒气和不满控制住了,完美主义占据了我的头脑。我一遍遍地说“再来!”甄小美一遍遍地弹,一遍遍地错,眼泪从脸上掉下来,滴在琴键上。

    我爆发了,将手里的遥控器扔在地上:“行了!你不用弹了!永远都不用弹了!”甄小美停下来,一直压制的哭泣也爆发了,抽抽嗒嗒地哭起来。

    好在“积极暂停”已经成为了我自动的行为习惯,我对甄小美说:“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。”呃……这当然并不是积极暂停时应该说的话。但至少我的行为是积极暂停的。

    我走进卧室靠在床上,身体和头脑仍被怒气笼罩着。我抄起手边的一个金属书签,用力扔在衣柜门上,“咣”的一声响,令我的怒气发泄出来了好多。

    事实上,我心里那个理智的声音、爱的声音,并没有消除。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,应该怎么说,可是我的身体做不到。我想起一句话——疯子的另一个定义,是“知道应该做什么,而不去做”。想到这句话,我的怒气上又增添了更深的自责。

    我试图祈祷,试图深呼吸,试图看书,试图闭上眼睛,试图躺下……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 “妈咪,你失去耐心很快”

    这时候,我听到甄小美在客厅里一边抽泣一边叽叽咕咕地说话。我大喊:“你在说什么?”我并不想用这样的口气和语调,但是我的声音也失去了理智控制。

    甄小美走进卧室,抽抽噎噎地说:“我在跟上帝说话,请他帮我弹琴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 我的心“哗”地软下来,虽然我很想温柔地说出来,可是我的声音还没有跟上我的心,于是我大声对甄小美说:“我需要你的拥抱!”

    甄小美走到我身边,把整个身体投向我的怀里,伸开小小的手臂,紧紧搂住我。我和她一起哭了出来。

    很快,我们俩都平静下来,我换了一个姿势,和她舒服地搂在一起。我看着她的眼睛:“我刚才失去控制了,我失去了全部的理智。”

    甄小美这时才为自己辩白:“妈咪,我刚开始学这首曲子,我肯定会犯错误,我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 “你说得对,我刚才确实做错了。我没有耐心。我被我的怒气控制了。”

    “妈咪,你失去耐心很快。”

    我被这句话击中了!没错,每个人的怒气背后,都还有一个更真实、更深刻的情绪缘由。我的情绪缘由是失望。我之所以那么生气,是因为我失望。这是我常常生气的主要原因之一,来源于我过高、过快的期望值。我坐起来,轻轻地拉住甄小美的手:“我同意你的话。我确实失去耐心很快,容易失去耐心。那你觉得,我可以做什么,改变我自己?”

    甄小美的话再次让我吃惊:“妈咪,你不用改变你自己。可能,上帝就是把你造成这样。”

    是啊!我不用改变自己,我只需要接受自己,接受那个有缺点的自己。然后,找到“失去耐心的解决方法”就好了。我真诚地感谢我的女儿:“谢谢你告诉我这句话,对我来说太重要了。我容易失望,容易失去耐心,也很容易过分自责。这些,都对解决问题没有什么帮助。”

    甄小美宽容地笑了:“妈咪,就像我刚才弹钢琴会犯错误,你做妈咪也会犯错误。错误不是坏事,是好事,你可以从里面学习。”

    我们俩搂在一起,我对女儿说:“最好的道歉,是改变行为。”

    最好的道歉是改变行为

    完全平静下来,我问自己:

    “小美讨厌弹琴吗?”——不是。

    “她肯定学不会那句乐谱吗?”——不是。

    “如果我的‘钢琴怒气’发生得多了,会有什么结果?”——她肯定会真的讨厌甚至憎恨弹琴。

    “如果我是甄小美,我希望妈妈怎么做?”——信任我。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 我对甄小美说:“我像一个监视器一样站在门口看你弹琴,这不是好行为。我知道,你喜爱弹琴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以后我不再监督你了。你自己做的规律表,一直执行得很好,我其实没有必要监视你。以后,你弹琴,我做饭。你要想让我听,就把声音开大一些,如果不想让我听,就把声音关小一些,关上门也没问题。你的琴,你想怎么学就怎么学。”甄小美点点头。

    第二天,我不再监督她。真心实意、踏踏实实在厨房做饭。甄小美开着门,跟着CD弹另一首作业《美丽的星星》的中间一句。不知怎么的,她对这首歌的前奏发生了兴趣,自己用遥控器来来回回听了很多遍,然后坐在电子琴前,一个音一个音地试,弹一弹,再听一听,再弹一弹,找一找,听一听,弹一弹……几遍之后,她靠着听和试,把这串十几个音的前奏,全部弹了出来!

    甄小美兴奋极了,把我拉过来,让我坐好。叮叮咚咚地弹给我听。我笑成一朵大大的花,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!

    我深深知道,父母给孩子信任,真心分享她的快乐,就是孩子主动学习的土壤。

    (作者系美国正面管教协会资质导师、汇智有方团队导师,编译有《行之有效的正面管教工具》、《孩子:挑战》等6本书)

    每个孩子都能学会自律与合作

    ■简·尼尔森

    我是7个孩子的母亲,24个孩子的祖母,2个孩子的曾祖母。很多年以前,像今天的很多父母一样,我被他们弄得灰心丧气——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孩子们别再打架、能把玩具收起来、能做他们自己答应做的家务……

    每天早晨都痛苦无比,放学之后,就要为做作业、做家务接着打仗。到了晚上,他们不想进浴缸,然后又不想出来。我的“锦囊妙计”包括威胁、吼叫和打。这些办法既令我厌恶,也让孩子们厌恶——而且不管用。

    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威胁、吼叫、打孩子,直到有一天,我听到自己又朝孩子大吼:“我说了一百遍了,收起你的玩具!”我才忽然明白:真正的“笨蛋”肯定不是我的孩子们!重复了一百遍,我才知道自己的方法不管用!同时我感到左右为难,因为不知道还能怎么办。

    作为一名儿童发展专业的大四学生,直到我听到老师介绍阿德勒法时,我才如释重负。因为老师说这门课不是要学习很多种新理论,而是要深入透彻地研究如何帮助孩子停止不当行为的实用技巧,以及教给孩子们自律、负责、合作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实用技巧。

    让我欣喜若狂的是,阿德勒法真的有效。我居然让孩子们之间的打架至少减少了80%。我学会了消除早上和晚上就寝时的争斗,并且在完成家务上得到了孩子们极大的合作!最重要的变化是,我发现我感受到了做妈妈的快乐。

    我是如此热心地希望能和别人分享这些理念。我的第一次机会,是给一组家长上课,他们的孩子都遇到了学习、生理以及心理方面的障碍。刚开始时,这些孩子的父母对尝试这些方法有点勉强,他们不理解孩子们在操纵父母方面是多么巧于心计,担心自己的孩子无法学会自律与合作。幸好后来这组家长很快就明白了,溺爱而不帮助孩子充分发挥他们的潜能,是对孩子多么大的不尊重。

    随后,我被聘为加利福尼亚州鹿林市鹿林学区的心理辅导员。我的孩子们一直给我鼓励、机会和爱。我开始学习阿德勒的概念时,特里和吉姆已经十几岁了,肯尼、布拉德利和丽萨分别是7岁、5岁、3岁。在我教家长学习班一段日子后,马克和玛丽才出生。他们提供了各种机会激励我不断地学习如何面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,如何理解能够增进相互尊重、合作、欢乐和爱的原则和技巧。每当我偏离这些概念,就会造成混乱;只要我回到这些方法和技巧,就不但能够收拾好烂摊子,而且还能让事情变得比以前更好。

    多年来,不断有人加进来推动“正面管教”体系的发展和完善,这个革命性的体系,已经帮助了数以万计的家长和孩子,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积极的变化。

    (简·尼尔森系正面管教创始人,美国直属导师)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刊登广告 | 在线留言 | 招贤纳士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加盟 | 版权所有
  • 雪候鸟资讯网(www.xuehouniao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鲁ICP备15025815号